管控疫情我与妻子的闺蜜独享隔离竟然历时两月

那一年,我踏上了武汉的出差之旅,可谁能想到,突如其来的疫情将我困在了那座城市。身处陌生之地,我只能求助于老婆的闺蜜,度过了漫长的两个月的同居时光。

抵达武汉时,我被出租司机甩在马路边,看着车流如梭的车辆逃离,我焦急异常,只好给远在北京的老婆打电话求助。

我看着微信头像上那位傲立海边、诱人的身影,咽了口口水,思前想后,还是点击了添加到通讯录按钮。而在验证信息一栏,我把原本的我是吴岚的丈夫删掉,改成了我是你哥哥。

好吧,我承认我有些小心机,但并不是我渣,只是安宁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迷人了,她的脸庞简直可以撩动人的荷尔蒙。我只是有了男人都会有的好色心思罢了。

正当我胡思乱想时,安宁发送了一条信息,直接索要了我的定位。不到半小时,她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。

我笑了笑,并趁这个机会偷偷地瞄了她几眼。两年过去了,她也该有27了吧。不过这小妹子依然如此美丽,虽然是冬天,但她穿着紧身毛衣,身材更加曼妙,尤其是那凸显的…太容易勾起人的了。

吴岚是我相亲认识的,是一位大学教授,长相出众身材又好。她单身二十多年,加上我们两家的关系,我对她很了解。在我追求她的强烈攻势下,我们认识不到三个月就结婚了。

然而,结婚后的几年里,我们尝试了各种方法,却迟迟没有怀孕的迹象。后来经过检查,发现吴岚在大学时期受了伤,几乎不可能怀孕。这件事成了我和她婚姻中的一根刺,但时间久了,我们都不再提起,也就没有再吵架过。但哪个男人不想要一个孩子呢?所以,我们的婚姻不过是我们两个人心照不宣的表面功夫。

而我第一次见到安宁,是在我和吴岚的婚礼上。如果说吴岚是月白色,那安宁则是那种一瞥就能勾走你魂魄的魔鬼。身穿婚纱的吴岚和身着紧身裙的安宁,大概是每个男人都舍不得放弃的选择题。

也许这不是我自恋,我总觉得安宁这小姑娘一直在婚礼上盯着我,只是还没来得及确认,她就离开了北京。

我笑着跟她打哈哈,一边下车,一边打量着眼前的地下停车场。走过来的路上,我已经感觉到这个小区相当高档,再看看旁边停着的豪车,真是咋舌不已。早听吴岚提起过,她这个小师妹可是个家境富裕的人。

国外?不会回来?电梯里我默默咀嚼着这两句话。直到进了屋子,她给我拿了双拖鞋,她自己则直接脱掉高跟鞋走进去,瘫坐在沙发上。

“唉,这疫情真是让人无法忍受,只能在这里闷头,还好你来武汉了,浩哥,才能照顾我,不然我一个人可怎么办啊!”

“喂,浩哥,你怎么还站在门口呢,快进来啊,你看我,连杯水都没给你倒。”她说着话,走过来拉住了我的胳膊。她的手又白又长,虽然隔着衣服,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她柔嫩的触感!

“你这么说就太客气了,浩哥。岚姐总是在我面前夸你,说你风趣幽默,还说你超级爱她。”她说到这里,突然死死地盯着我,眼睛似乎在期待着我的回应,我感到有些局促,连忙咳嗽了两声,顺势拿起她手中的水杯。

“别再说这些了,这个地方不过是个简陋的小屋子,跟不上五星级酒店。次卧是我的房间,主卧留给你,你放心住吧,等这阵疫情过去了,我会陪你一起回去看岚姐~”

“那就好,你现在住在哪儿呢?我听说安宁家有好几套房子呢,给我一个地址,我给你寄点衣服过去!”我立刻在心里盘算着,吴岚是否已经知道我和安宁住在一起的事情。

“算了吧,现在都封城了,还快递个屁啊,里面的衣服穿穿就行了。她给我安排的住所,没跟你提过吗?”我故意打探地问了一句。

“哦…这样啊…她就是给我安排了她家的其中一套房子,安顿好我就走了,你不是说她家多的是房子吗…”

我走进了安宁的房间,发现她放在那里的是一件吊带蕾丝睡衣。我对吴岚亲自穿过这种睡衣感到惊讶,因为她通常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。此刻,我脑海中自动浮现起安宁的样子,一想到这就让我垂涎欲滴。突然间,我注意到门口一道身影闪过,意识到自己没有关好门,估计安宁已经听到了电话内容。

一想到安宁可能告诉吴岚我撒的谎,我便心慌起来,匆忙走到客厅,只见安宁正坐在那里自得其乐地看着手机。

浩哥,我懂,我知道吴岚那个人,她总爱胡思乱想,我现在一个人住,有点害怕,所以才让你来陪我~你不会连这个忙都不肯帮我吧…要是你介意的话,我就搬出去好了…

尽管和安宁住在一起,但起初我们两个人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。偶尔我们在客厅一起看电视,她也很体贴地会陪我看一些动作片。不过她的胆子很小,一看到血腥画面就容易蹭到我身上,害怕得闭上了眼睛,真的太可爱了。

我一开门,她就倒在我身上,哇塞,这触感,我低头一看,她穿着那件真丝睡衣,不知道是她的体温还是我的血液,感觉真的很热。

说实话,我并不害怕,主要是我考虑到了一个事实:这段时间我们俩谁都没有接触过其他人,她根本不会传染给我。我猜测她只是感冒发烧了,可能是因为这个寒冷的冬天,总是穿着这件薄吊带四处乱跑。

我给她安置好,就起身去翻我的箱子。自从跟吴岚结婚以后,我的衣食起居样样都是吴岚打点的,我起身就给吴岚打电话。

“别叨叨,不是…”我刚准备说不是我,却一眼瞥到床上的安宁,说不上是不是做贼心虚,反正立马改了口。

“哦…你吓我我了你,给你带了感冒药,在箱子第二层的袋子里。今天过得还好吧,安宁那边怎么样,你多顾着点…”

说着我就把电话挂断了,看着手里的感冒药,也并没有退烧的功能,我有些急了,想了想,就朝客厅探索去了。

有吴岚的各种照片,还有安宁和吴岚之间的通信,甚至连吴岚的各种获奖证书,安宁都保存着,我虽然觉得奇怪,但也没有多想,毕竟女人的友谊,永远是深不可测的。

我转过头进屋,抱起安宁喂了药,她迷迷糊糊的抱着我,竟然跟我说,你知道我有多想拥有你,多想你抱着我,爱我吗…一句又一句的,给我整不会了,我看着她诱人的脸蛋,头慢慢的低下去。

我正在兴头上,不过也有点庆幸吴岚的这个电话,不然后果我真的是担不起,谁知道安宁是不是把我错认成别人了呢。

“当然啦,上学那会,我们是混合宿舍,她是我学妹,跟着我住了四年呢。我还记得那会她刚来,一副富家女不会生活的样子,我带着她跑宿管,正好念得都是金融,课都一起上了呢!现在想想,她整天跟在我后面,真可爱!”

跟吴岚聊完之后,我也彻底清醒了,一个人独自来到客厅,再在这个屋子里待下去,我可真的是会控制不住的。

第二天早上,不出我所料,安宁退烧了。经过这件事之后,安宁对我的崇拜,那可谓是滔滔江水绵延不绝,不仅浩哥叫的更勤更甜了,甚至我们还有第一次的“床上运动”。

“这么有仪式感啊!”我看着桌子上的红酒,鲜花,蜡烛,还有竖在正中央的投影,她还打着一种灯光,气氛感十足。

“快过来坐啊浩哥,要不是你,我现在估计自己吓自己都吓死了,别嫌弃就行,我也没有那么多凳子,咱俩也算共患难了,别拘束,坐床上吧~”

“这个女主角好可怜啊,丈夫不在身边,还要备受欺凌…”电影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,说来也巧,正是我跟吴岚约会的时候看的第一个电影,当时吴岚给我做过电影解析,正好能拿出来秀一波。

“浩哥,你可没你看起来那么老实。”说着,她便直勾勾的盯着我,眼神中有我看不透的东西,但面前红酒美女,气氛暧昧,谁还管那些,我慢慢凑上去,碰到的却是安宁的酒杯。

我看着自己碰上的地方,正好就是安宁的唇印,心里一痒,又不大懂她的意思,都到了这一步,可不是告诉我一切真的只是为了感谢我吧?

“浩哥,说实话,我第一次见到你,就觉得岚姐,好福气。你人长得帅,家世又好,懂得又多,我岚姐也是书香门第,你们真的好合适啊~不像我…”说着,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,我心里一紧,这怎么还哭上了呢,赶紧上前抱着她,哄着拍着,不一会她才慢慢好起来。

“独立也是孤独啊,有时候,觉得一个人,怪没意思的,就挺羡慕岚姐…算了浩哥,你要是真的替妹妹难过,就喝吧,都在酒里了。”

我看着酒,看着安宁,我酒量不好,但有些事,说不定趁着酒劲,干也就干了。但谁知道,这一杯下去,我再醒过来,就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
我蹭的一下子坐了起来,揉着头,看着凌乱的被子,和熟睡的安宁,心里又惊又喜,却也有一丝遗憾,喝的太多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这个时候,安宁醒了,跟电视剧里不大一样的是,她没有叫也没有哭,反而是柔情似水的爬到我身上,在我脸上轻轻的印了一下,就去了洗手间洗澡。

我摸着被她亲过的地方,一下子心理平衡了,一回生两回熟嘛,机会多的是。正当我这么想着,吴岚打来了电话。

我看着眼前的一切,还有洗手间里的倩影,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才缓过神来,想起来自己还是别人的老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