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家三兄弟(图)

在历史的长河中,江西历来人文丰富,名人志士璨若星河。100年前,鄱阳湖旁的彭家一门三兄弟,也曾点亮了家乡这片土地。

1906年11月5日,余干县玉亭镇的彭家爆竹声声,家中第二个儿子诞生取名为友贤。此时,大儿子友仁满3岁。5年后,又生下季子友善。这一切对于彭家而言,当时只是添丁多子的喜悦。却不知,三个儿子后来个个出类拔萃,为彭家光宗耀祖,成为著名的“干越(余干古称)三彭”。

大哥彭友仁,和方志敏同窗皆挚友,曾任闽浙赣苏区宣传部长,为英年早逝。二哥彭友贤,主持设计了南昌“八一大桥”的前身,在景德镇创办中国瓷厂,是现代国瓷创始人。三弟彭友善,艺术大师,以画虎著称,超凡的绘画技艺曾让上世纪30年代的中国美术界给予江西“外傅(傅抱石)内彭”的评价。

5月30日,位于梅岭曼山谷的彭友善纪念馆即将隆重开馆,以纪念一代宗师诞生110周年。本期《洪城里》通过与彭友善之子彭中天的畅聊,揭开名人之家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。

在余干家喻户晓的“彭家三贤”,不是丹青妙手就是国家英雄,但他们不是出自名门大家,也没有渊源的家史。相反,彭中天透露,在父亲彭友善这一辈之前的彭家前三代,因为有人从事晚上守夜打更的职业,在清朝的时候被划为下九流,是社会地位很低的人家,因此规定后面的三代子孙都不能够考功名。即便是后来彭家出了一个很会读书的彭图南,深受当地读书人的敬重,但也因为这样的规定没有功名,几代人都只是读书和做点小生意。

直到彭友仁的出生,彭家才终于迎来可以“解封”的,于是他们的爷爷,也是家族的大家长,一心一意要培养彭友仁、彭友贤和彭友善这一代子孙们出外读书,考取功名。为了让孙子们能一心一意干大事,爷爷甚至包办婚姻,亲自给三个孙子找对象,找的老婆一律是丑妻。

彭友仁在江西省立甲种工业学校读书时,与方志敏是同班同学,后又考入刘海粟创办的上海美专,到大城市见识了外面的世界,接触了新思想,开阔了眼界。于是彭友仁回到家和爷爷交涉,要把两个弟弟一起带出去读书,但爷爷思想保守,又担心时局动荡,只同意大哥带走二弟,要把最小的彭友善留在家中。没想到,性子刚烈的大哥这时竟然掏出了一把匕首,放在脖子上对爷爷说,“如果你不同意我把两个弟弟带出去,我这个长孙就死在你面前。”

彭友仁和方志敏不仅是同学,而且交情深厚。他在上海跟着方志敏一起干,加入中国党,后被派回江西从事工作,出任闽浙赣苏区的宣传部部长。他化名水平,在赣东北中心苏区,几乎家喻户晓、妇孺皆知。32岁时,在皖南作战中牺牲。彭中天说,去年他和家人去到横峰县博物馆,还看到依然保留着大伯当年的办公室,墙上有他写下的20多条标语,用白布画的漫画,现在这些都被列为了国家一级文物。

彭友仁牺牲后,家人一直都不知道他的死讯。国共合作期间,彭友善曾专门写信给在延安抗大工作的邵式平,打听大哥的下落,也未果。直至1949 年以后,彭友善接到政府的烈属通知,才知道大哥早已去世。

三兄弟长大后,彭家拿出所有积蓄,要送他们去国外求学。那时从余干坐船到南昌需要一个星期。没想到三兄弟在鄱阳湖上遭遇土匪,他们被洗劫一空,三个人被抢得只穿着裤衩回到了余干。但是爷爷并不死心,继续卖掉家里的房子和田,也要供三个孙子读书,爷爷认为,人只有读了书才是学到了属于自己的真本事,钱是没有用的。

第二次,三兄弟终于来到了杭州,但彭友善身体虚弱大病一场。于是大哥彭友仁留下来照顾小弟,原本三兄弟一起去日本留学的学费,就让彭友贤一人去了法国留学,他也成了三兄弟中唯一留学海外的。彭友贤前往法国留学的时候,和吴作人两兄弟同乘一条船,到了法国和著名诗人艾青同住一屋,当时艾青留学法国学的是美术。

同样受到大哥影响,彭友贤也是一位进步青年。到了法国之后,彭友贤参加了周恩来组织的勤工俭学,“九一八”事变发生,他在巴黎组织了3万人的,冲击日本大使馆。因为他是的总指挥,被法国当局逮捕,后被保释出来,遣送回国。在法国留学期间,彭友贤和周恩来、陈毅都有交往。陈毅在新四军时期曾到景德镇找过彭友贤,两人促膝长谈,走的时候陈毅还借了几本法文书。

回国后的彭友贤,分别在武昌艺专、杭州艺专和北平艺专担任教授,跟潘天寿、齐白石都有交往。齐白石特别欣赏彭友贤的绘画,说他的功力不在吴昌硕之下。但彭友贤却有志于改良陶瓷,在1935年回家探亲的时候留在了家乡。当年他的返乡,对江西而言是一件大事,有关方面的领导专程赶到余干,对其执意挽留。之后,彭友贤先后在南昌市建设局、江西省建设厅担任技正(总工程师)。任职期间,彭友贤主持设计并建成了南昌赣江上的第一座大桥,也是“八一大桥”的前身。当时那是一座木桥,主攻图案的彭友贤让人在栏杆上刻上了各种图案,并在靠胜利路的桥头上设计了一个喷泉景观池,十分漂亮。此外,他还主持规划和设计了南昌市各区布置图。

后来,彭友贤为实现心中的梦想,又辞去南昌优越的工作,接受邀请去景德镇瓷局改良瓷业。彭友贤认为,当时的中国太穷,光靠画画和讲学没有用,一定要实业救国,而重新振兴景德镇陶瓷,必须走设计之路。所以他到景德镇,担任了景德镇瓷局下面的第一位图案设计师主任。此后,他设计了抗战胜利瓷、中国送给英国女王的结婚大典瓷,送给杜鲁门的国礼瓷等等。他走访民间艺人,了解传统的陶瓷工艺和釉的配方,出版了《景德镇瓷业杂记》,第一次把景德镇此前只是口口相传的陶瓷72道工序和注意要点,全部用文字记录下来。

他甚至在景德镇创办了中国瓷厂,设计各种陶瓷样品,后因货币贬值,资金枯竭,瓷厂倒闭,令他身心严重受挫。1949年4月,贫困交加和积劳成疾的彭友贤,年仅43岁就带着对陶瓷发展事业未了的雄心早逝。1949 年以后,周恩来和陈毅还专门派人到江西寻找彭友贤,想让“隐居在家”的他去北京主持陶瓷工作。

当年10岁的彭友善,跟随两位哥哥一起到了上海,课余学画素描、习字,参观各种画展。在“大世界”第一次看到威武雄壮的东北虎,从此迷恋上了画虎。大哥与上海美专的老师刘海粟、潘天寿、诸闻韵、汪声远等关系都很好,就常带着弟弟和他画的作品请大师们指教。

后来因病未能出国留学,彭友善跟着大哥彭友仁呆在了上海,方志敏那时候也在上海参加工人运动,会经常来看彭家兄弟。当被通缉时,方志敏索性躲在兄弟俩的住所,一住住了几个月,方志敏还教彭友善国学。彭友善告诉子女,方志敏是一位长得很帅的美男子,性格豪爽、侠义,爱打抱不平。

也正是那段时期,方志敏和大哥彭友仁对彭友善的成长影响至深。后来,彭友善画了很多方志敏题材的作品,如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届全国美展上,以一幅绘画方志敏的《漆工镇胜利图》获得美展金奖。为庆祝中国党成立70周年,彭友善创作了方志敏和大哥彭友仁的《之交》,是一幅和真人一样大的巨型人物画,他还在作品上写下几百字,介绍哥哥和方志敏的友情。此外,还有曾在央视播出过的《可爱的中国》,烈士纪念堂里的《永生》等作品,也都是彭友善以方志敏为原型的创作。

20岁时,彭友善与大哥彭友仁共同绘画了《难民行》,画完后兄弟俩带着作品去给徐悲鸿看,后者看到作品十分兴奋,当即题诗一首,写于画上。《难民行》现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。那一天彭友善还带去了一幅自己骑马狂奔的自画像,也深得徐悲鸿赏识。于是,凭借这两幅作品,徐悲鸿让彭友善免考进入了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。在班里,彭友善是画得最好的学生,被徐悲鸿安排批改其他学生的作业,因此被大家称为“小彭老师”。当时和彭友善同班的,还有和徐悲鸿师生恋的孙多慈。

后来因为大哥彭友仁的工作,彭友善也被通缉,于是他只能逃离学校,躲回家乡。此时从法国留学回来的二哥彭友贤正好在武昌艺专当教授,于是他接着去二哥所在的学校继续读书,并因为成绩优秀,学校不仅学杂费全免,还给他提供画画的材料。

1947年至1949年间,彭友善被蒋介石专门从江西调去南京,在国防部任少将艺术专员,专门给外国来的元首画画。创作的作品《全民雀跃庆和平》图被赠给了美国总统杜鲁门。1949 年以前夕,不愿去的彭友善称病躲回了余干。

彭友善一生画作无数,取得的成就也无数。抗战期间,创作八尺巨幅《同舟共济》图,呼吁举国上下,精诚团结,共赴国难,此画印成图片风行全国。抗战胜利后,彭友善获颁美术界唯一的“胜利勋章”。但对于自己的艺术生涯,彭友善最为自豪的有两件事,那就是两次代表江西美术界参加全国的美术展览,都获得了最高荣誉。

1937年,时年26岁的彭友善在江西省教育厅任全省的美术指导员,所以在那一年举行的第二次全国美术展览会,由彭友善负责带了江西艺术家的作品去南京参展。当时参展的规定是每一位画家的入选作品不能超过两件,作品最大不能超过8尺。而彭友善不仅带去了4件作品,且最小的为8尺,最大的是由4张8尺画纸拼出来的大画。

当时的评选分成西画组和国画组,两个组别各自评选。在第一次评选中,彭友善一件作品都没有录取。第二次评选时,来到现场的教育部长看到放在一边的彭友善的4幅作品,就问为什么没打开来参加评选。组长们说,这4件作品没法评,说它是国画,确实是用毛笔、国画颜料和宣纸画出来的,但表现手法全是西画的画法,说它是西画,又不是用油画布和油画颜料来创作的,所以两个组都不评。

于是,教育部长让两个组合并起来共同评审这4件作品,并表示中西画法不应该分开,而是要合并,这是代表未来绘画的方向。结果,“中西合璧”的彭友善4件作品全部入选。就此,20多岁的彭友善一夜间声名鹊起,人们此前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字,第一次参加全国大展就一炮打响,成为美术界冉冉升起的新星。他被媒体争相报道,被评价“是新中国画的鼻祖”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个事件,当时的美术界评价江西的艺术家,把彭友善和傅抱石相提并论,有着“外傅内彭”的说法。即江西省外地域以傅抱石为代表,省内则以彭友善为代表。那一年,他还与年长一辈的齐白石、徐悲鸿、潘天寿、刘海粟等7人共同被推举为全国美术家协会的发起人。

彭友善第二次参加全国的美术展览,则是新中国成立之后的第二届全国美展,他绘画的方志敏的《漆工镇胜利图》,夺得金奖。当时,人民美术出版社为这一届美展印制的图录中,彭友善的作品排在首页,参加这一届美展的还有黄胄、李可染、齐白石、关山月、黄宾虹、傅抱石等一大批全国最顶尖的画家。

评委小组给予《漆工镇胜利图》的评价是,无论题材还是艺术手法,作品都堪称一流。但他们也提了一项缺点,就是方志敏画得不是太像。

对于这个批评,彭友善十分不服气。彭中天说,他至今都依然记得父亲当时说起这件事时生气的表情。彭友善说,方志敏攻打漆工镇是他第一次作战,所以绘画的是方志敏年轻时期长相秀气的模样。“很多人没见过方志敏,他们对方志敏的印象,就是他就义前那张大义凛然的画,那个形象根深蒂固在很多人的脑海里,也就以这唯一的标准来评定方志敏的模样。而我不仅见过方志敏,还曾朝夕相处地生活在一起。”

彭友善是徐悲鸿培养出来的学生,尤其讲究人物写实,要几乎一模一样。为证明自己画得是不是最像方志敏,彭友善还带着儿子去南昌二中旁,方志敏妻子缪敏的家中。在缪敏家里的五斗柜上,有一张戴着眼镜的缪敏和方志敏的黑白照片。缪敏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一张和方志敏的合影。她怀念丈夫,就想制作一张两人的合影。当时全国很多人都画方志敏的题材,但缪敏认为彭友善画得最像,于是就把彭友善画的一张方志敏像,用照相机拍成照片,再和自己的照片合成一张夫妻合影。

2021年是彭友善诞生110周年,为纪念这位画坛巨匠,彭友善纪念馆将于5月30日开馆。彭中天介绍,纪念馆里除了父亲的作品,还有有关他生平、家庭、爱情以及和名家、大家、友人之间的交往等等,充分展示一个更为丰满的艺术家。

其中一个厅就展示了彭友善的几段爱情故事,包括彭友善和中国婉约派诗人陈三立的孙女陈小从之间的情感。

当时20多岁的彭友善,前往庐山的松门别墅为陈三立画像,因为画得非常像,深受陈三立的喜欢(这张陈三立画像如今收藏在庐山博物馆)。当时旁边的陈小从也仰慕彭友善的才华,两个年轻人心生情愫,还私定终身互送定情之物。陈小从送给彭友善一个书签,上面写有自己的诗。彭友善则回赠了一张画,画着一个坐在床上的少女思念自己的情郎,并题有古诗一首。

陈家是大家族,两个孩子既然有意,陈家就要去拜访彭家。但在家里早有包办婚姻的彭友善不敢带陈家人回去,致使后来陈家人走了,这段感情也就结束了。陈小从过世之后,她的孩子把彭友善当年的定情画送还给彭家,但要求用一张画换了彭友善的两张老虎作品,留做纪念。

另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,则是发生在彭友善就读武昌艺校时。当时班上有两个著名的女同学,一个是后来嫁给了傅抱石的罗时慧。另一个是何正璜,后来成为了中国文物界泰斗级的人物。当年,彭友善和何正璜,一个郎才一个女貌,他们两个人的恋爱当时在学校里也很轰动。快毕业的时候,他们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但当时作为两人老师的二哥彭友贤却表示反对。二哥是一个晚婚主义者,认为他们这么年轻,外面的世界都还没有看,就要结婚生子,实在太可惜了。于是,没能结婚的何正璜去日本留学,彭友善在武昌艺校毕业时参加军训,差点被部队枪决而逃跑,两个人就此失去了联系。

去到日本的何正璜,在日本侵华之后又回国了,她找不到彭友善,家也被日本人炸毁,于是报名去了西北艺术文物考察团,前往敦煌,后来跟考察团团长王子云结婚。王子云是中国现代美术运动先驱,西北大学历史系的创建人,著名雕塑家刘开渠,国画家王青芳、吴冠中、马海舟,文艺界的王朝闻、艾青等都是他的学生。

为了等何正璜,彭友善也是三十多岁之后才结婚。这期间,彭友善有一次得到何正璜回国的消息,兴奋地取了钱置办了东西去见她,却在火车上因为战乱逃跑拿错了行李,最终也未能寻到对方。伤心难过的彭友善为此大病一场。

何正璜去世后,她的子女们来到彭家,要认彭友善为父亲。因为孩子们在清理妈妈遗物的时候,在床下找到了一个旧皮箱,旧皮箱里有三本日记,记载了何正璜和彭友善的恋爱,以及她对彭友善的种种思念。彭中天说,“就这样,我多了几个异父异母的姐姐”。

此外,纪念馆里,还展示了彭友善在上世纪50年代初,与政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、主管陶瓷的黄炎培的六封书信。信里,彭友善写了关于陶瓷改革和建国瓷的设计。从这6封信里,彭家人才得知父亲还曾写过一份《景德镇瓷业调查报告》,这份报告如今收藏在上饶市档案馆。(段萍)

1、凡本网注明“中国江西网讯”或“中国江西网”、“大江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江西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江西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中国江西网讯[XXX报]”或“中国江西网-XXX报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江西网·XXX报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国江西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,不授权任何机构、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、截取、复制和使用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
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※联系方式:中国江西网电话